云地图 Cloud Maps

我的口袋导游

云地图CloudMaps 国内最全面的智慧旅游O2O平台

400-7272-168抢占云图高地 独享电商旺铺

浴血重生的“非洲新加坡” 千丘之国-卢旺达

(2018/12/6 9:47:31)

卢旺达?不是有大屠杀吗?会不会很危险?这是大部份的人对这个东非内陆小国的第一印象。虽然《卢旺达饭店》这部电影很有名,但这里绝对不是大家想像的战后重建国,相反的,大屠杀20年过后,现在的卢旺达被称为非洲的新加坡,是全非洲最进步(而且绝对是最干净)的国家之一。

素有“千丘之国”之称的卢旺达,全境多山地和高原,大部地区属热带高原气候和热带草原气候,温和凉爽。大约有3.3万公顷咖啡种植园,50万人从事咖啡种植业。卢旺达是世界上绝无仅有的可以完全享受土壤-海拔-气候之间和谐一致的国家,卢旺达拥有得天独厚的阿拉比卡咖啡的种植条件,肥沃的火山土壤、充足的降雨量、终年适宜的温度,这些都使这里产出的咖啡味道与众不同。

1904年的时候德国传教士将咖啡引进了卢旺达,1930年起,咖啡成为当时小农唯一可以赚取收入的作物,因此种植咖啡开始蓬勃发展。

卢旺达的咖啡产业从1960~80年代持续成长并且在1986年达到史无前例的巅峰,直到90年代初国内政局开始不稳才让咖啡产业再度停滞。

1994年的种族大屠杀夺走了近50万条人命,也使咖啡豆种植的知识技术几乎绝迹,就在同时全世界的咖啡豆价格也大幅下滑,这对卢旺达的咖啡产业简直是雪上加霜。

不过近年来,卢旺达的咖啡产业再度兴起,而且咖啡的品质也有所提升。自2001年起,卢旺达政府成立了NAEB(National Agriculture Export Development Board),重点提升咖啡出口,赚取外汇。

生产与处理

与非洲大多数咖啡产国一样,卢旺达也是小农生产为主。在政府的支持下,农民由粗糙的自家处理,改为运送新鲜采收的果实到邻近的水洗站(Coffee Washing Station)以全水洗法处理。在短短12年间,全国的水洗站由两间增至220间。现全属私营,即出口商或农民合作社所拥有。由于农地平均面积小(每个农庄平均少于200棵咖啡树),每站大概服务50至100个农庄。

全水洗处理法可以说是一种比较常见的咖啡处理方式了呢。先在咖啡樱桃中加大量的水,冲去浮在水面上未成熟的果实与杂质,进行选豆,再以脱肉机脱去果皮果肉。接着放入发酵槽发酵18~36小时,使发酵菌溶掉咖啡樱桃表面的果胶,清水清洗后,晒干1~3周再用机器干燥,用脱壳机去除内果皮、脱壳、去种壳与银膜,手续相当繁琐。

品种

波旁(Bourbon)品种占了卢旺达九成以上的出产。当中有小部分农民栽种波旁变种BM-139及Jackson。

BM-139

Bourbon之前曾从中美洲引入波多黎各, 于20世纪30年代被引入刚果民主共和国,然后在20世纪50年代初被带到卢旺达。当初波旁变种Mayaguez被引进东非的时候,与当地的一些树种进行了培育,从而得到了BM-71和BM-139。这两个品种在农业性状上的表现也极为相似。该品种生长旺盛,产量高,杯测质量也比较好,常见于卢旺达和布隆迪。

Jackson

该品种由是印度迈索尔的一名咖啡农杰克逊先生于20世纪初的时候发现,他在自己的农场里发现了对咖啡叶锈病有耐受性的树木。 20世纪20年代,这些树木的幼苗被送往肯尼亚和坦桑尼亚的研究站。这些原始树木产生了目前在卢旺达常见的Jackson品种。

被称为Jackson,肯特,库格和迈索尔的品种都来自印度的同一地区 - 最有可能是也门的第一批咖啡种子的晚期后裔,由巴巴布丹于1670年带到印度。最近的基因测试证实,Jackson与波旁遗传群体有关。

产区

卢旺达一些出色的咖啡大都出自南部和西部,南部的Huye山区、Nyamagabe地区由于海拔较高,咖啡具有花香和柑橘的一些风味;而西部的Kivu湖畔的Nyamasheke地区,盛产口感丰富、芳香、多汁的优质咖啡。

基伍湖(Lake Kivu)是非洲大湖区之一,坐落在拥有几座活火山的东非裂谷中。 大湖和附近的火山创造了一种独特的小气候,以生产水果咖啡而闻名。 这个地区的许多咖啡都有樱桃味,虽然这个特别的地方展示了更多的花香和草本香调。

PEARL

在卢旺达咖啡产业中那么多的计划中,最受瞩目的莫过于「联合加强卢旺达农业合伙计划」(简称PEARL)。

PEARL计划旨在促进卢旺达咖啡质和量的提升,并协助农民能有更好的收入。在USAID和卢旺达政府共同的努力下,PEARL计划从隔年开始共在卢旺达境内建造了46座咖啡水洗厂,也正式让卢旺达的经济在咖啡的强劲出口下立即有显着的增长。PEARL计划也是卢旺达从殖民开始到独立建国以后最大最完整的发展规划。

COE

卓越杯计划于1999年诞生,该计划旨在帮助农民获得更多高质量咖啡,并让生产者与消费者产生更紧密的联系,充分享受劳动成果。很多当时由于价格过低而面临倒闭的庄园,都指望在卓越杯中获胜,才能提高身价,因而努力提高咖啡豆品质。值得一提的是,卢旺达在2010年的时候成为非洲第一个承办COE比赛的国家。

20年过去,卢旺达咖啡有令人惊艳的成长与改变,在非洲这块命运多舛的土地上,难得有这一个尊重人民、照顾人民、清廉的小国,是这块动荡不安的大地中一片和平的绿洲,卢旺达,让我们看到非洲咖啡产业发展的希望与可能。